用户名:
密  码:
新用户注册  忘记密码?
 
栏 目:
关键字:


 

您对天主教信仰感兴趣吗?

 非常感兴趣
 比较感兴趣
 不太感兴趣
 非常不感兴趣

  
 
   
  当前位置:首页 ┈→信仰随笔
 
畅饮活泉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admin 时间:2017-1-23 12:30:40 阅读:219次 【字体:


followteresa

 

    从献县活泉中心避静回来,一直想把收获记录下来,分享给有需要的人。短短十天是恩典满溢的过程,收获太多太满,反而不知从何说起。且先慢斟一杯,但愿我领受的恩典,也如缓缓徐流的清泉(依8:6),传递出去,滋润人心。
    去参加避静是缘于看到修女分享的通知,对于灵修陪伴与心理学相结合的心灵辅导早有兴趣,蒙主恩佑得以成行。第一天上课,授课神父申明避静的主旨,要疼爱自己,照顾好自己,怀着改变生命的渴望,向圣神开放心灵,由圣神引导,自行安排自己乐意的活动。课后,我们六位姐妹结成了一个小组,小组成员互动频繁,深入到彼此的生命之中,也都亲历了彼此生命的转变。回顾这几天我们各自走过的路,都是自主选择。有位妹妹抱着绝不空耗时光,充分利用资源的决心,把课余时间完全排满,与导师们进行了十五次约谈。我是本着可有可无的心态,约了八次,后来又取消了其中的三次。最后我们发现,尽管行经的路途不同,我们都领受到了各自所需要的丰沛的恩典。
    先谈谈我领受到的主恩。主恩其实如同滔滔不绝涌流的江河,说不尽道不完,仅用拙笔描摹一小段细流吧。
    在这几天的弥撒中、跪拜圣体中、在聆听同期避静的神父们念日课同唱赞主曲时,在听课、与导师谈话、与同伴恳谈,在冥想中,在独自赏花观景时,对人对己都有了更多的觉知,也因着一次次失误,更体会到,熟记圣经是多么必要,天主圣言是何等准确的教导。
    这期间,记不清有多少次泪如泉涌的时刻,但我清楚地知道,那都是来自圣神的感动与安慰。泪水有如膏油,愈合了或明或暗的创伤。还有很多豁然而至的领悟。
    一次在小组分享结束以后,大家站起来互相拥抱。姐妹的拥抱都是友善的,而陪伴我们的导师H修女缓缓拥抱我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哭了。那一刻我感知到了一种很有厚度的爱,旋即又醒悟到这爱一定来自天主。经过勤修圣德,人的爱尚且可以如此深厚,天主的爱该是怎样长阔高深?忽然对这句圣经有了直观的认识,也意识到不必再惧怕天主的爱会枯竭,那是无穷无尽、可以放心大胆去支取的。
    另一次在集体分享环节,全体围坐成一大圈,每人依次走动,在坐者耳边说一句话。两位妹妹对我说完以后,修女走过来,慢慢说了一句话。是很平淡的语句,我却立时泪如雨下,就好像被唤醒,又像不由自主,被打开了心中的泪泉,止不住地流泪,直到一大圈30多人都走完了循环,我还坐在那儿不停落泪。这个经历帮我解开了读圣经时的一个困惑。主耶稣救治患者的时候,总用很简短的话语,对瘫子说:“你起来吧。”---话语本身毫无稀奇之处,瘫子立刻就能起来行走。对此,我常感到诧异。为什么平常之极的话语就有奇异的效力?亲身的体验让我悟出,是圣神的威力借助话语发挥作用。
    还有一点值得分享:当我们为了满全别人的需要,做出一点克己牺牲时,天主给予的赏报何其丰厚。在我想要与导师约谈时,H修女的日程几乎已被排满,只剩后数第二天11:20-12点的一次机会。在此之前,舍友与H修女多次约谈都有丰硕的收获,我也很想与修女多多接触,好好学习,有些遗憾只得到了一次谈话机会。到了那天11点多,舍友和我同行到了谈话室门口,叮嘱我谈完话顺便取回她落在屋里的圣经。已到了约定时间,屋门仍关着,里面隐隐传来谈话声。舍友示意我敲门进去。我感到里面的人一定更需要谈话,就坚持在外面静候,等到12点门才打开。在门外等候的这40分钟一会也没闲着,分别与N姐和M姐对话,也得到了很大收获。N姐受了许多苦,苦难淬炼了她,形成好些深刻的洞见。M姐饱经磨难,仍保持了对主耶稣赤诚的信赖和依恋。12点我进屋和修女解释,顺便取圣经。修女热情邀我坐下谈谈,也回应了我为家乡的求助。待我们去食堂吃饭时,饭菜已凉且所剩无几了。除了对修女的歉意,心里满是喜乐。更没料到,好天主还给我准备了一个额外的馈赠。次日午饭后,H修女主动找我,说要谈两句话,结果从12点多一直谈到2点,修女约好的另一位谈话者来敲门。修女舍弃午休,全神贯注地辅导陪伴,带给我的恩惠实难以文字尽述。我感谢修女,更感激天主。祂是那样无微不至,体贴照顾祂每个孩子的需要,“使饥饿者饱享美物”。
    再分享一个我们有幸参与、旁观到的心灵治愈的奇迹。我的舍友是位心理咨询师,师从国内著名心理学家,对治疗心理创伤有自己的见解。我读过王敬弘神父的几本书,坚信只有天主圣神才能治愈心灵的顽疾。M姐是位老教友,家庭富足美满,却有难以自拔的苦楚。舍友陪伴M姐,听她诉说过很多痛苦的经历。舍友无力施救,叹息说,M姐需要很长时间的高水准的心理咨询才能渐渐康复。
    M姐时刻为痛心疾首的往事缠绕,听课时心神难宁,无法参与小组分享,与导师谈话也次次如受酷刑。舍友和我都担心她像以前参加避静那样,因如坐针毡半途离去。为防止她受苦,舍友甚至劝阻她继续与导师谈话。M姐也因不堪忍受,几次欲打电话叫爱人来接她回家,可就是在她掏出手机的那几个节骨眼上,恰好都有修女来关爱她,或是叫她去吃饭,或是鼓励她坚持下去,勇敢面对做手术般的疼痛---痛过以后就治疗好了。M姐与神父第四次谈话之前的挣扎极其剧烈,她自述好像铁耙子刮心一样,在两种声音的拉扯中,她站在谈话室外面,半天不想进去。几欲放弃的时候,神父正好推门出来召唤她。在谈话中,她坐着睡着了,进入了一个特别舒服的梦境,在梦中有高山、溪流、青草地、有恐慌、惊惧、安定心神的声音、有力的牵手、与小伙伴欢畅的奔跑。醒来后她感到浑身无力,像棉花一样。神父说她整整哭了两个小时。她自己勉强走回宿舍,躺下歇会,忽听有个声音对她说:“去望弥撒,去领圣体。”她没有丝毫犹豫,立即起身去教堂,虚弱地坐在最后一排。待领完圣体,她忽然身心充满了力量,一改病怏怏的旧貌,当天晚上和众人一起散步畅谈,直至深夜也不困倦,困了就能入眠,用了十几年的安眠药也停用了。M姐和我们分享她的亲身经历,她说,以前满脑子的苦都烟消云散了,满心欢喜,就想唱歌跳舞,向全世界报告,耶稣对她做了何等神奇的事。
    活泉的避静结束了。我们每位参与者都不同程度地领受到了圣神活水的浇灌。最该思索的是,我们回到各自的生活环境以后,是否仍能与天主的爱保持联结,体验无处不在的圣神光照。我们应该清除心里的哪些淤泥,摈弃自身的哪些偏见,才能不作“空手而归”的“富有者”,才能时常领受圣神丰富的恩赐,以更新的热忱,活出天主儿女全新的生命。

 

 

上一篇|下一篇

 相关评论

暂无评论

 发表评论
 昵称:
 评论内容:
 验证码:
  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
 
 

天主教唐山教区

地址: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五家庄街9号 邮编:063000

站长:Kou Hongguang 站长信箱:1034899975@qq.com

  制作维护:中联世纪  网站管理
访问 人次
备案证号:********